瑞幸咖啡诉讼案律师:有国内投资者损失数百万美元


“如果我必须对来自外部的石油加征关税,或者如果我必须采取某种措施来保护我们成千上万的能源工人和提供这些工作的伟大公司,我将尽我所能”,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六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态称,低油价损害美国大量就业。路透社5日报道称,此前一天,特朗普在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美国石油行业高管会面商讨救助措施之后表示,他目前暂不考虑关税,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公平对待,这是一种可以使用的工具”。

据Radio Farda广播网报道,伊朗卫生部要求政府继续推行限制性措施,但伊朗工业、矿业和商业部3日已经下令全面恢复生产。作为抗议,卫生部长纳马基周五向鲁哈尼致信,批评该做法将给卫生系统和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特朗普之所以失去耐心准备加征关税,是因为低油价已经让美国遭受实际损害。4月1日愚人节当天,美国页岩石油领域的头部公司美国怀丁石油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股价瞬间暴跌超过40%。该公司之前就身背巨额债务,加上沙俄价格战以及疫情对需求的双重打击,成为第一个撑不下去的大型石油公司。根据穆迪公司的数据,北美油气公司在未来4年面临2000亿美元的到期债务,其中仅2020年的到期额就高达400亿美元。目前,美国石油产业大约吸纳数十万工人就业,许多杠杆率很高的美国能源公司面临破产,工人面临裁员。

鲁哈尼称,复工并不代表民众可以忽视居家要求。除工作和必需购物之外,民众依然需尽量留在家中,“社会活动应该保持在最低所需限度”。

就在报告发布之前,50名经济学家联名向鲁哈尼致信,警告伊朗大城市周边的低收入地区可能因经济和失业问题发生暴乱。

此前,伊朗破天荒首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申请50亿美元紧急贷款应对疫情。但外界普遍预计,美国将投出反对票。

4日,伊朗首都德黑兰街头已经出现堵车。卫生部官员警告,随着假期结束民众从其他地区返城,德黑兰或出现第二波传染高峰。

德黑兰市官员哈桑贝吉(Shokrollah Hassanbeigi)还指出,周六的车流量甚至超过平时,“如果市区再次拥挤,我们可能会遭遇第二波新冠病毒传染”。

负责人扎利(Alireza Zali)警告,德黑兰目前并没有达到疫情控制的理想状态,医院的大部分重症监护病床依然被新冠患者占用。

德黑兰堵车。图片来源:Twitter在波斯新年假期期间,已有众多官员抱怨民众没有遵守出行禁令,继续驾车前往其他省市。伊朗政府虽然呼吁民众居家,但并未发布强制性居家令,也没有采取“封城”措施。